今天是:

江南讲堂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视点 >> 江南讲堂

哲学和我们的时代

发布日期:2016-05-30  来源:宣传部 宣传部  
吴晓明,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长期从事哲学专业的教学与科研,主要学术方向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中西哲学比较研究等。著有《形而上学的没落》、《马克思主义本体论研究》、《科学与社会》等专著9种。在各类刊物发表学术论文170余篇。1998年获教育部“跨世纪人才”称号,2002年获教育部“第三届高校优秀青年教师奖”,2013年获宝钢教育基金优秀教师特等奖,并多次获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
当前,我们面临越来越严峻的挑战,国家面临越来越复杂的问题,在这样的态势面前不仅需要对外学习,还需要开启思想。因此,讲哲学和我们的时代要基于这样一个观点:哲学是思想的事情,思想是我们面临的重大任务。
什么是哲学?
我们往往把哲学看成离自己非常遥远,玄而又玄的学问,认为是关于天人之际、生死之际的学问,太过高深,与我们的时代没有什么关系,与个人没有什么关系,从而敬而远之。
哲学在西方被称为“phyilosophy”,意思是“爱与智慧”。哲学作为智慧的学问与我们通常讲的知识是有区别的。孔子曾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学是知识、学问,思是思想、智慧。一个人如果只有知识学问但是不思考就会糊涂,一个人如果只是思考但不去掌握知识就走不远。所以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知道智慧与知识存在重大的、本质的差别。
哲学与时代有关。思想、智慧就是哲学所研究的东西,虽然看起来神秘莫测,但是这些问题都是时代的问题。黑格尔说哲学是把握在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说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是反映并且提出时代的重大课题。近代哲学之父笛卡尔提出最著名的哲学命题“我思故我在”,开创了一个新的哲学时代———理性的思想。他认为,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可以怀疑,唯一不能怀疑的是理性的思想。我们今天还生活在这个时代,新时代的原则叫理性与思想,任何一个事务任何一种制度要证明他们的存在必须要经过思想的打拼和理性的打拼,这叫做现代原则。联系当前这个时代就会发现,笛卡尔说的玄而不玄的东西实际上说出了时代最重要的东西,现代哲学最核心的内容———信仰权威的时代结束了,开始了理性思想的时代。研究大哲学家和时代关系就会发现,虽然哲学上说出的那些命题听起来好像非常神秘,但实际上它是和时代的重大变迁、变革、转移相联系的。
哲学和每一个人有关。我们一般把哲学叫做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一个人说自己不懂哲学,没有哲学这不可能。也许我们可以说有些哲学比较精致有些哲学不太精致,有些哲学有被我们自觉到有些哲学没有被我们自觉到。但是毫无疑问,一个没有任何知识没有任何学问的人也会有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不是说一个人越没有学问越没有知识越有智慧,而是说思想智慧和我们一般说的知识学问是有区别的。一个人也许没有多少知识没有多少学问,他甚至连字都不认识,但这不妨碍他有自己的哲学,有很高明的智慧。
在以往的发展过程中,我们特别强调知识、学问、对外学习,正是凭借着这些东西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到了今天,想要继续前进,仅仅凭知识和学问是不够的,需要思想和智慧。
不同的哲学与不同的文化
哲学是人们经常与事务打交道的基本方式,是生活的基本态度,是思维的基本取向。不同的文化最核心的部分就是不同的哲学。从古代世界到现代世界,即使在现代世界我们也可以看到多种多样的文化,但是文化中核心的部分作为范式,主要就是哲学。
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20世纪提出轴心时代以及轴心时代的文明概念。他认为在距离今天大约2500年前,世界上所有最主要的文化和文明几乎同时确定了他们自己的哲学,形成了自身的文化内核,构成了不同类型的文明并且开辟了他们最基本的发展轨道。这样的文化和文明都是真正有根的文化和文明,以至于当他们面临最严峻挑战的时候,总能返回到这个源头去寻找解决问题克服挑战的办法。如果说希腊和希伯来后来合成一种最主要的文明———西方文明,那么世界有三种主要的文明类型,中国的、印度的和希腊的。历史学家认为即使有些民族在近代非常辉煌,但因为不是轴心时代的文明,只能借用或者模仿别人。
在历史哲学上,黑格尔认为轴心期的文明主要是三种类型:希腊纯粹理性哲学,中国实用理性哲学,印度想象力哲学。纯粹理性哲学把世界分成两个部分,即理念的世界和现实的世界,神圣的世界和世俗的世界,认为真理只在理念的世界、神圣的世界中。中国哲学讲究实用性。哲学上纯粹理性和实用性理性的不同导致中国和西方存在很多行为差别。在西方遵守规则是没有理由的,因为规范和规则神圣不可侵犯,属于理念世界。中国人也是讲规则的,但中国人认为规则是要服务于人的,应当是实用的。中国人把规则称为“经”,但认为在讲“经”的同时要讲“权”。“权”是权衡、权变、变通,有经有权,何以为大道。印度是想象力哲学,与实用理性的观点离得很远。印度在很多方面都是借用想象力解释的,这导致印度一直没有可靠的历史记载。黑格尔说印度哲学是想象力哲学,而且是无节制的想象力。不过正因此印度在艺术、宗教以及许多领域中,比如神话、寓言都有最辉煌的历史。不可否认,印度在软件设计方面成就很高,因为软件设计的灵魂就是想象力,无节制的想象。但到了近代,特别是工业化进程的时候,印度解决问题的方式是想象力导致现在工业化还是一片混乱。现代工业化的原理是要提高劳动生产力,而提高劳动生产力最重要的是对时间要有一个确切的领会。印度人因为依靠想象力,时间这一点永远不能很好掌控。
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文明都有重要的差别,实际上就是哲学的差别。不同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差别实际上构成了文化和文明间最基本的差别。现代化作为一个最基本的趋势毫无疑问非常重要,但实际上还和一个国家、民族独特的传统文化有关。很多问题不仅仅局限于它的专业领域之内,而是与特定的文化、文化类型以及哲学有关。
哲学的批判方法
我们现在所面临的现代化的任务不仅需要对外学习而且需要开启思想,其重点是深入把握中国的社会现实。在大量对外学习中如何将学来的东西转化为我们自己的东西,这就需要思想,需要哲学。哲学的批判方法对于我们面临社会转型具有非常重要的借鉴作用。
哲学的批判不是简单的拒绝或否定,可以定义为八个字“澄清前提,划定界限”。不是一般的拒绝或者否定某个东西,而是某个事物某个理论要知道它的前提是什么,限定在哪。在哲学上最早提出批判哲学的是康德。康德写了三部最主要的哲学著作———三大批判,分别为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在第一批判中康德给出的最基本的任务有两个。一是人类知识的前提条件是什么?二是人类的知识有没有限度?如果有,限度在哪?按他自己的想法,认为为人类知识划分界限以为信仰留出空间,也就是说人类的知识是有界限的,界限里面为知识,界限外面为信仰。所以康德说他的批判主要解决人类知识的前提问题和界限问题。这就是批判最原始的问题。自康德以后所有的哲学家都采用批判的方法,因为他们再也不可能回到独断论的时代。黑格尔曾说什么叫自由的思想?自由的思想就是批判的思想,不接受未经审查其前提的思想,无论它看起来多么理所当然。
今天,中国的知识界和社会科学界接受了很多看起来理所当然的东西,但既不知道前提条件,也不知道限度,这就是问题之所在。因此,知识界和社会科学界确实面临着重大的转向。第一是批判的方法,第二是转向中国社会现实问题。从哲学批判意义上讲,我们需要不断对外学习,但必须懂得学来的理论、思想、观点、方法前提条件是什么,限度在哪,同时要了解中国所有的政治生活、意识形态。如果没有把这一点深入中国的社会现实,作为一项基本的任务去对待,那么单纯的对外学习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经历学徒状态是必要的,但是不能老做学徒,必须把学来的东西转化为自己的东西,成为能思的和批判的东西,使我们的知识、社会科学逐渐获得自我主张,只有这样才能摆脱教科书,摆脱生吞活剥完全没有消化的东西。这就是思想的任务,变得越来越严峻。只有当对外学习和我们当前社会面临的重大问题结合起来的时候,才能产生出一流的专家学者。再不久,批判方法能够使深入中国社会现实任务得到越来越多的贯彻。(文:刘文娟整理;图:王荣杰)
阅读(

    点击排行| 精华推荐

技术支持: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

校内备案号:江南大学 JW170083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

邮编:214122

联系电话:0510-85326517

服务邮箱:xck@jiangn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