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从巨流河到哑口海———读《巨流河》有感

发布日期:2018-03-15  来源:   薛宁

我们沿着这条历史的巨流河,也不知道会流向何方,但是只要我们身处这巨大的源流中,我们就要尽那属于一颗水珠的努力,期望着也希翼着到哑口海洋的那一天,为此,我们大声说出一辈子的故事,唱出命运的歌。

齐邦媛的《巨流河》以她的一生岁月为主线,辐射出了中国近现代的社会生活,以其个体的力量发出对一生沉浮和历史变幻的反思和回忆,她打破的是一个“生者无言,死者默默”的时代。在我阅读的途中,思绪如同斑斓的蝴蝶那样翩飞,最为深刻而直接的感受就是对于作者在那个激荡年代中不断成长坚持求学的钦佩和自己心中涌出的对于眷恋思念故乡的强烈共鸣。

从巨流河开始,一生求学,从未歇止。从南开中学到武汉大学,从哲学系到外文系,从台湾大学到中兴大学再到印第安纳大学,我看到了一个孩子渐渐成长为一个老师、学者,好像青春巨流河呼啸着奔腾着流到那无言睿智的哑口海。她坚定的走过一个个学术的天堂,受教于一位位智慧的师长,结交了一个个同样热爱学习的伙伴,即便身处战乱与炮火之中,她求学的心也从未动摇。当树林中的圣玛丽建立起那开花的城,她真正开始从一个学习者成为教授者,仿佛她就是那圣玛丽盛放的花,花一开,传香百里,不绝不息。

在巨流河中,一生漂流,怀思故乡。歌声中的童年在苏武牧羊的歌声中飘远,北边的巨流河呜咽着日复一日地流淌过山河破碎的大地,美丽而悲伤的芍药花还盛开在寒风凛冽的原地,墨色的牧草拥着母亲的哭泣沉淀在夕阳暖色的余光下。童年从歌声中的故乡开始,却被战火的车轮下卷着走向未知的前方。“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即便最后作者安身在台湾,她的心灵也仍在流亡,因为其所念所思的芍药花开的故乡已经再也回不去了。从北到南,从巨流河到哑口海,直到今日她心中的苦楚也只能从忧伤平淡的文字中显现出来,而一生漂流的迷茫与痛苦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尽的.

当一个人经历了成长的河流,她终于要游向那哑口的海洋,齐邦媛正是用这本书沉默的诉说着她拥有的哑口海洋。阅读之后,仿佛是自己一路随作者走来,看遍千帆,回忆起过往的一个个或悲或喜或叹或笑的结局,我只希望自己也能像巨流河一样,流到那哑口海洋。“她来自北方,她记得一切,她心上有一朵昙花,在最黑的夜里盛放又迅速落下,那般无以言说的高贵”。当读到这一句的时候,前尘往事穿过眼前,那家破人亡的故事,那山隘口的回望,那碧蓝的航空信,那最后的诀别,那殉国的遗书······那种虚空的觉悟仿佛穿越时空来到我的脑海中,只感觉心灵沉淀而一切归于永恒的平静。

总的来说我喜欢这本书,原因大概就是汪德威先生评价的“如此悲伤,如此愉悦,如此独特”。

阅读( (编辑:宣传部)

    点击排行| 精华推荐

技术支持: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

校内备案号:江南大学 JW170083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

邮编:214122

联系电话:0510-85326517

服务邮箱:xck@jiangn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