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观《妖猫传》有感

发布日期:2018-03-19  来源:   姚佳慧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香山居士作《长恨歌》,叙述了唐玄宗和杨玉环的爱情悲剧,歌颂了帝王与贵妃之间真挚的感情。而电影《妖猫传》却对这“恨”的真假有着别样的诠释。

《妖猫传》改编自日本作家梦枕貘的魔幻系列小说《沙门空海》,讲述了盛唐时期长安城接连发生的一连串妖邪灵异事件。癫狂诗人白乐天与仰慕大唐风采的僧人空海相遇长安,两人紧跟一只口吐人语的妖猫,却意外触发了横跨三十年、有关王朝兴衰的惊天秘密。随着各色人物一一登场、大唐繁盛绚烂的景象与时代隐痛被一一揭开,呈现出一幅妖怪、诗人、皇帝、贵妃共同交织的大唐盛世图。

观影后我们不难发现,电影中的每个情节都有幻术的参与,或是为了谋财害命,或是为了庆贺欢乐,幻术在这里盛唐都发挥着重要作用。而电影中的人物们———白乐天、空海、白龙、丹龙等,他们既是中术者,也是施术者。白乐天励志作《长恨歌》,空海漂洋过海到大唐寻求无上密,白龙为贵妃之死复仇,丹龙救赎白龙而为自己赎罪……他们之间的命运互相纠缠,自己所做之事有意无意地成为了他人命里的幻术。然而阻碍他们前进的是幻术,帮助他们看清现实的也是幻术。妖猫用幻术让白乐天看清史官所记的“贵妃之死”是假,但贵妃与皇帝的深情为真;丹龙请白龙赴“极乐之宴”,让他看清“贵妃还活着”是假,但“贵妃对大唐的爱”是真。而空海和丹龙之于幻术又与白乐天和白龙有所区别,他们都经历了从看见幻术到妄想打破幻术再到接纳幻术、拥抱真实的过程,他们是比乐天和白龙先行一步的人,是他们的引路人。

正如在海难中从一位母亲口中听到的令空海刻骨铭心的那句“只要孩子睡着就好了”,世事莫测,唯有人心中那一刹那的情感为真。由此,我们可以推测,空海一直以来所追求的“无上密”也许是在复杂的现实世界中保持平静的秘诀———接纳谎言与残酷,拥抱真实、感受美好。

影片的最后,空海说他从杨贵妃的死亡中已经找到了无上密,白乐天也说“一字不改,诗是假的,可情是真的”,可见他也无形中懂得了无上密。那么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在他们之前三千宠爱在一身的杨玉环早已参透了无上密。何以见得呢?她在片中遇到了三个幻术,一是李白的《清平调》为她所做;二是阿布的爱;三是玄宗的爱。那她又是如何对待的呢?“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李白自己戳穿了谎言“是写给谁的呢?我也不知道”,贵妃却称赞他“大唐有你才了不起”;阿布的爱止于眼神,并未告白,贵妃却回应了他“我很满足”,而最大的幻术便是唐玄宗对她永远相伴的承诺,贵妃看透了,却仍将自己的信物与真情一并交予了他。幻术中的事情并不全是虚假的,其中的情是真真切切的。

从某种意义上,电影《妖猫传》是一场给观众的幻术,它用绚烂的、宏大的视觉效果带领我们回到盛唐,去看极乐之宴、去见皇帝、贵妃、诗人、禅师……这里的妖猫不是“妖猫”,这里的白乐天也不是“白居易”,但故事中的情感与道理却是值得我们细细品味的一盅好茶。

阅读( (编辑:宣传部)

    点击排行| 精华推荐

技术支持: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

校内备案号:江南大学 JW170083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

邮编:214122

联系电话:0510-85326517

服务邮箱:xck@jiangn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