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长安,长安

发布日期:2018-03-28  来源:   李思雨

我向往长安许久,虽未去过,但也能在别人的书里窥得一二。

一百零八坊、朱雀大街、芙蓉园、乐游原、胡人歌舞、教坊之音、异国宗庙、瓷器、茶、丝竹、香料、堆叠出一个锦绣的长安。当然,这只是我作为后人对长安粗浅的认识。

长安,唐天宝三载,上元节的十二时辰,一群突厥人混入长安,企图用“阙勒霍多”炸毁长安,靖安司主事李泌无奈之下任用死刑犯张小敬来力挽危局。在不良帅张小敬抽丝剥茧的推理中,一切走向明了,突厥的背后有遭受朝廷不公待遇的“抗战老兵”,而他们的背后又是朝廷的党争,最出乎意料的是,一个滔天的阴谋背后竟是一个养子的拳拳孝心。那一天发生了什么已不可考,这惊心动魄的十二时辰不过是马伯庸的想象。但这的确向我们描绘了另一个长安,朝廷不理病兵,三教九流的人在长安流窜,靠贩卖情报为生,王侯与地痞勾结……这些都背离了我曾经想像的长安,但无可否认,这也是长安。

张小敬曾说“在长安,如果你不变成和它一样的怪物,你就会被它吞噬”,读来确实为“怪物”这样的词汇所震惊,但又能够理解,高门贵族的寻欢作乐与市井百姓的艰苦谋生,官场狡诈与人心纯良,这些巨大的分裂都存在在这一个长安。玄宗时期的“开元盛世”在内外交困下随时可能摧枯拉朽。“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值”,是长安的百姓,“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是长安的宫廷。同时生活在相同的城市里,却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作为后人,我觉得这样的分野带着残忍的美感,一半金碧辉煌,一半穷困潦倒,所以那时的人才写得出诗来。

《长安十二时辰》所描绘的长安即使是一个动乱的长安,但那种开放的姿态依旧是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波斯的教义,大食的果蔬,回纥的歌舞,南来北往的商旅,这是许多国都都未曾有过的繁荣。而何以有这样的繁荣,是唐王朝征服的姿态造就的吗?我以为更多的是百姓心理的包容,他们接纳这些异族人,与他们商贸,与他们比邻而居,跟他们分享自己的文化风俗,教化着这些异域的人儿,也把他们文化中的精髓吸收进自己的文化,所以才有如此灿烂的王朝。要守护这样的王朝,这样的长安,其背后的代价是巨大的,平时的治安一定要稳定,边防一定要巩固,与人缔结邦交的文书要得宜……正是因为长安的背后凝聚着无数人的心血,它才不该是一个人的长安,朝廷的长安,而该是天下人的长安,这繁华要与民同乐才有意义。

阖上书本,我依旧为长安而沉迷着,也许某一日,我会去长安,走前人们走过的路,吟他们吟过的诗,然后在醉倒在这塌缩的光影里。

阅读( (编辑:宣传部)

    点击排行| 精华推荐

技术支持: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

校内备案号:江南大学 JW170083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

邮编:214122

联系电话:0510-85326517

服务邮箱:xck@jiangn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