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古诗词里寻春意

发布日期:2018-05-10  来源:   吴萍

春夏秋冬,景色相异,但坦诚地讲,我最爱的还是春天,尤其是江南的春天,已经“觊觎”了好长时间。返校时节正值阳春三月,此春不赏,更待何时?

范仲淹在《岳阳楼记》中曾说:“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身处锡城,我要讲“予观夫江大春色在小蠡一湖”。何出此言?君且看那小蠡湖边,芦苇荡中旧叶犹存,新叶已生,桃花未尽,樱花亦开,一阵轻风拂过,花树下便落得一地春天,好不活泼热闹!小蠡湖的“主人”———“大黑”一家也一改隆冬的沉寂,开始变得活跃起来,时而扯着长脖“引吭高歌”,时而张开翅膀击打湖面,那气势轩昂的样子,像是高大威猛的将领在检阅他即将出征的士兵。都说“春江水暖鸭先知”,看来那鹅知道得也挺早。徜徉于这大好春光之中,我若是画家,定要将这情这景入画,或水墨,或油彩,或工笔,或写意;我若是作家,定要用文字写尽这小桥流水、鸟虫咿呀,或散文,或小词,或叙事,或诗歌;我若是乐人,定要用乐音聊以表意,或《高山流水》,或《阳春三月》,或《春之歌》,或《春天奏鸣曲》……只可惜我都不是,除了会感叹“真好看”之外别无他话,这着实让我感到愧对了这江南之春。

翻开诗集,竟发现原来古人早已写尽了春天,古诗词里大有春意。“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那仰面叹息的陆游,叹的是春的缠绵;“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高鼎在上饶村落爱的是春的美艳;“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提锄葬花的林黛玉,伤的是春的哀怜;“江南无所有,聊寄一枝春”肠断天涯的陆凯,赏的是春的思念。原来这眼前之春曾走过那么长的岁月,结过那么多的情谊,或悲伤或喜悦,或慰藉或无情。这到底是人多情,还是春多意?

无从知晓,既如此,倒不如来谈谈我偏爱的诗句,那是郑板桥的“春风放胆来梳柳,夜雨瞒人去润花”。好一句“春风放胆来梳柳”,乍暖还寒时候,春风来撩拨柳树的确需要胆量。这一撩,不得了,白的杏、红的桃竞相开放,这春的来到说不准还真是因这春风作美了。那又为何说夜雨需“瞒人”去润花呢?看来这春雨怕是没春风这么有胆量了,既不敢“放胆”,也只好“瞒人”了。想至此,这眼前之春又有另一番趣味了。

杏樱桃李,朵朵娇美;愁恨悲喜,句句真切。就着这一隅花香、一湖春光,吟一行古人诗句,你我一同赏春,可好?

阅读( (编辑:宣传部)

    点击排行| 精华推荐

技术支持: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

校内备案号:江南大学 JW170083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

邮编:214122

联系电话:0510-85326517

服务邮箱:xck@jiangn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