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子在川上曰

发布日期:2018-05-18  来源:   胥心莲

桌上放着一碗冒着热气的元宵,我已换好鞋出门去了。

老街这边已是张灯结彩,好不热闹。稚子排着队讨要糖人,小姑娘则偏爱各式各样的花灯和灯笼,大人呢有的说说笑笑,有的被小孩牵着,这看看那瞧瞧。其中不乏的就是猜灯谜。

走在喧闹的大街上,人潮拥挤,想伸手去够头顶的红灯笼,无奈身高不够。好不容易挤入一堆人群里,只听有人道“十个客人十间屋,冷了进去暖了出”,只见那小孩儿挠头苦思,皱着眉的样子倒也可爱,旁边的大人一时竟也没反应过来。“不就是手套吗”我掩笑着退出了人群,转身又扎入了另一堆人群中。

河边上,卖花灯的生意兴旺,不论是觉得有趣,还是图个希冀,许多人都愿为此买账。本着小女儿家爱美的性子,我也去讨了一个小狗模样的来。若有兴致更甚者,便会雇个古船,在舟上作乐,说来诗意,其实大多也都是被小孩子“牵过去”的。记得我小时候一次见也是觉得新奇好玩,便是各式撒娇把外公哄上了船,至于船上是如何好玩,我倒是没了一点印象。

想起出门的目的,便去买了个孔明灯,顺着人流走出老街。

来到从前常常放灯的地方,这里一如既往地清净,视野开阔,适合凝思,适合怀人。似乎已有许久都是一个人放灯了,斯人已逝,两个人的记忆,如今只剩我一人在这怀缅。

我看见孔明灯里那束鲜艳明媚的火光,在风中摇曳着,火焰一点一点地向上蹿,时而张牙舞爪,仿佛要吞噬一切寒冷,时而又故作退避,忽明忽灭,忽亮忽暗。火苗点点地上蹿,仿佛寒冷的夜空中唯一一点光和热都随着它飘向高空。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今夜很亮,犹如白昼。许是十五的月亮圆又大,许是万千的孔明灯一齐点亮了今夜的夜空。

此处暂离了人间的欢闹,只留一轮明月,一阵清风,与我。风剥蚀了石柱上的漆红,来人又补上了新红。逝者如斯的旧痕被掩藏,可新红的强硬反而格格不入,只会使人消化不良。斯人已逝,即使是在无人的荒野,也不能任由旧痕肆意撕扯,亦不可披上面具,郁郁寡欢。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好个孔夫子。一想到这个“不舍昼夜”,心中便是一紧。河面风平浪静,慌乱和无助在心中悄然滋长。曾几何时,与斯人携手泛舟同游,放花灯,猜灯谜,音容笑貌犹在,那时天真年少,不识愁滋味……情至深处,忽见一朵莲花灯,从不远处摇曳而来。

一丝伤怀,一丝慰藉,更多的,是对当下的领悟。我向斯人投去思念,斯人向我送来祝愿,及时行乐,珍惜当下人,当是如此吧。我转身又投入人声鼎沸的老街,行不知所至。兴尽之余,带了两盏灯笼,回家吃元宵咯。

阅读( (编辑:宣传部)

    点击排行| 精华推荐

技术支持: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

校内备案号:江南大学 JW170083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

邮编:214122

联系电话:0510-85326517

服务邮箱:xck@jiangn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