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细雨纷纷

发布日期:2018-06-14  来源:   吴萍

南方的天,对于杜牧的“清明时节雨纷纷”从来都是十分受用的,在我的记忆中每年的清明前后,总是阴雨绵绵。江南,自是不例外的。今年清明,虽未能远游也是要近走一番的。

今儿一大早,我就乘上“快一线”公交车,打算前往钱钟书故居。清明时节,参观故居似乎是再好不过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后下车,这天儿,不仅是雨不停,而且还风不止,吹得人寒颤连连。经过好一番导航,穿过好几个大街小巷才找到“钱绳武堂”,正准备“夺门而入”,却被一行生硬的白纸黑字无情地挡在门外———“钱钟书故居闭馆修缮,暂停开放”,我真是欲哭无泪。无奈,只好折返,又不甘白走一遭,就决定徒步在周边走走,倒看看是怎么个“人杰地灵”。走尽这条小巷,便是一条小河,岸边行人无几,走走停停中大有渐入佳境,人在画中之感。左岸是一路的法国梧桐,粗壮的枝干、龟裂的树皮尽显古朴沧桑,仿佛年迈的耄耋老者不紧不慢地诉说着这座城市陈年往事。右岸是新种的绿植,一片翠绿中夹杂着些许残存的樱花,透过满河的氤氲雾气虽看不真切,却也成就了“水墨江南”中的一抹亮色。这清明的江南啊,这江南的清明啊,真有味道!忆起去年清明,曾与家人还乡扫墓,也是阴雨绵绵,乡下景象却难以忘怀。近处田间成片的油菜花肆意地开放,远处山上零星地开着些不知名的白花。偶有几户人家,升起的寥寥炊烟与漫天云雾相互交织,难舍难分。不知怎么的,总感觉这时的乡下景象与我童年记忆中爷爷的乡下大不一样,徒然增添了荒凉寂寥之味。或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吧,或是因为正值清明节吧,又或是......爷爷已不在的缘故吧。小时候总是暑假来乡下乘凉,与爷爷同住,那时的乡下正是黄豆玉米成熟的季节,一派丰收的景象。而现在,爷爷不在,我也只能在清明前来了。拔净一方乱草,烧上一把纸钱。酒,也是要的,这是爷爷生前最好的一口。最后三叩首,也就是我能为爷爷所做的一切了。俯仰之间,仿佛对“古墓花影白杨树,尽是生离死别处”有了更真切的体会。

去年清明在备考之余还曾还乡,尚能叩首。今年却已是离家千里,滞留客乡。陆游说“素衣莫起风生叹,犹及清明可到家”,我却是“已及清明未到家”,惭愧惭愧!都说是“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而异乡人更是“纵然泪千行,无人诉衷肠”。

阅读( (编辑:宣传部)

  • 上一篇:随感

  • 下一篇:夕阳无限好
    • 点击排行| 精华推荐

    技术支持: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

    校内备案号:江南大学 JW170083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

    邮编:214122

    联系电话:0510-85326517

    服务邮箱:xck@jiangn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