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读《西洲曲》有感

发布日期:2018-08-14  来源:   杨雷蕾

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西洲曲》

她摘下莲子放在衣袖里,那莲心都已红透,少女采莲却仍无法派遣掉心中的相思之苦,思念心上人他却迟迟不来,她抬头看那天上的鸿雁,西洲的天空上飞满了带着各种寄托的鸿雁,是否也有属于她的那一份呢?她走上了高高的楼台想要看看能否看到她的郎君,可那楼台再高也望不到,她心里悲伤却仍存着希望,整日都倚在栏杆上。在这一节里将女子的相思之情用更加深刻的笔触写了下来,“鸿雁”向来是人们寄托思念的象征,女子抬头望鸿雁一方面可能是自己寄去了信件以表相思,另一方面她可能是在等待她的心上人会不会寄锦书来。可是没有,于是她就想着从高处是不是能看见呢,青楼虽高却还是望不见,望不见却不甘心,心里仍存着希望,于是便在高楼上停留。在我看来在这里女子的相思之情已达最盛,思郎不至,锦书不寄,心里的思念完全得不到排遣,所有能做的全部做了。采莲转移不了思绪,登楼更添悲思愁,依然收不到一点回音。能感受到的不仅是女子始终如一的思念,还有那一份执着,她对爱情、对心上人的执着使得她日复一日地等候,这是诗中最打动人的情感,同着她的思念一点一点化入人心。这种情感是相通的,也就更使得人感同身受,将自身的体悟也寄托其中。

等待是一种最简单的姿态,也是最漫长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人们通常能够看到更多,女子尽日呆在高楼之上,栏杆曲曲折折弯向远方,同她的思念一般,她倚靠栏杆垂下的手如玉一般。楼上卷起的帘子外天空高远,如同海水般泛着蓝绿的水光。海水像梦一样悠悠然然,而郎君你的忧愁也是我的怅惘。南风啊,你若知道我的情意,请把我的梦吹到有我心上人的西洲。最后一节看似如海水般归于平静,但背后仍然是汹涌的情谊。“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这不是一种无望的愁绪,也不是相思成灰的绝望,而是深深牵挂彼此的两人坚定的相信,相信你此刻和我一般心情,平白无常的叙述却是透着等待的凄苦,而暗含的希望又更使人心下一沉。全诗中季节的更替,以及一天中时间的推移到这里就将走向结束,折梅、采莲、登楼后,一年已过了三季,故事也从白昼到了夜晚,这时候除了梦已没有办法再寄托思念,那好吧,希望梦里我们能够相见。女子就是在这样无奈的心情下入睡,并在入睡前将希望寄托于南风,拜托了,请你一定把我的心意带到西洲,带给我的心上人。诗到这里,以女子视角来解读已是再明显不过,解读至此,我们已经能够看到一个怀着相思之情的女子的心理一点点变化,以至于到了最后这一句千古绝唱“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西洲曲》将这个哀婉的故事圈在了西洲,看似说完,却意犹未尽,读者的思绪想必也同着南风一样飘向梦归处。

阅读( (编辑:宣传部)

  • 上一篇:与子同舟

  • 下一篇:初音
    • 点击排行| 精华推荐

    技术支持: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

    校内备案号:江南大学 JW170083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

    邮编:214122

    联系电话:0510-85326517

    服务邮箱:xck@jiangn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