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后乐清弦

发布日期:2018-11-01  来源:   陈晶茹

难得盼来国庆假期,便与社团的三两好友约了,去惠山古镇范文正公祠赴那“后乐清弦”的昆曲雅集。再寻觅那不知所起的一往深情。

雅集是由无锡天韵社所承办的,邀请了太湖周边城市的一众票友,于金菊满堂之季,共赏一曲昆韵清曲。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都付与断井残垣。”一折子游园唱腔穿透了层层女墙,饶是在祠外,倒也听得清晰。跨过层层门槛,小园幽径深处便是我们雅集之地了。苏州、常州、上海……周边城市的同好均有到来者。一时间,攀谈声、管弦声、清曲声混作一谈,却并不显得嘈杂。呀!人群中那兀自坐着品茗的两位白发老者不就是孙玄龄夫妇吗!耄耋老人仍不辞跨海而来,足以见得对昆曲传承的汲汲以求、对天韵社复兴的期待。

待那主持人宣布开场,周遭也就安静了下来。便是一板三眼,曲韵悠扬,便是横笛脆鸣,窗纱弄影,便是流水淙淙,琴音飘渺,便是箫曲幽咽,不绝如缕。一曲皂罗袍,又一曲粉蝶儿。四声嚯落断连中,我渐渐失了神,沉醉其中,自己仿佛也变成了那千年前一梦南柯的淳于棼,一往情深的杜丽娘。不同于舞台上靡靡华丽之音,如此清扬的调子,怕只在此才能听闻一二了。直至最后一个韵音在空中散去,叫好声最后一次平息,恍惚间,雅集也就接近尾声了。

孙玄龄先生徐徐站起,踱步来到堂前,眸中是泪花闪烁,先生说昆曲的流传也如长江黄河般源远流长,几经坎坷,期待着我们这一代人的传承。

谈何容易!昆曲的传承本就不比京剧一类平坦顺畅,昆曲昆剧派别又诸多,我们讲要在创新中谋取传承,可如今改革却日趋过度。许多老一辈艺术家都嗟叹连连,西洋乐器的融入使得它不伦不类,崭新的扮相造型仿佛一个跳梁小丑,我们渴望昆曲被当代人熟知,便只能将它改作当代人眼中渴望的模样,褪去它的裘衣罩衫,换上西装领结,在快节奏的社会中谋得一隅之地哗众取宠。

我踏上了返程的列车,只是脑中还回旋着先生的话语:“昆曲被评为了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既然已经是遗产了,为什么还要去改造成现代的模样呢?”难以明了,车窗外的夕阳又斜了几分,那一曲后乐,几声清弦,不知下次相遇又是在哪一个亭台楼阁,幽静小巷。好在如今,还能觅得个踪迹……

阅读( (编辑:宣传部)

  • 上一篇:吾心安处是故乡

  • 下一篇:回乡散记
    • 点击排行| 精华推荐

    技术支持: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

    校内备案号:江南大学 JW170083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

    邮编:214122

    联系电话:0510-85326517

    服务邮箱:xck@jiangn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