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且将诗酒猖狂

发布日期:2018-12-13  来源:   朱德凤

秋深人瘦菊花肥,秋天到了。风吹着,在墨色的天空中,一阵阵冷雨飘落,原来江南的雨,也是这么的冷。躲到房间里,在这阴雨天,室内簇衣读书是再合适不过了的。突然就想起了沈三白的《浮生六记》,想起了那时晴空,那时烟雨。窗外猛然一阵冷雨,我拿起书,在江南秋雨中,希望能找到歌一调湖海茫茫的潇洒暖意。

沈复,生于一士族文人之家,天生性灵,趣雅通透。《浮生六记》中他的生活,煮酒,吟诗,赏花,交友,意兴飞逸,情趣盎然,他们生活中的那份淡雅,着实让人羡慕。闲情记趣,赢得深闺传好句,将文章簪花小楷细描,窗棂几净。台上瓶中插花参差,疏影横斜,窗外,阳光明媚,该是那日移居金母桥吧。“绿树浓阴,水面风来,蝉声聒耳”农家小院,绕屋为菜园,瓜蔬池鱼,皆为自给。闲来制竿垂钓,看邻人担水锄园,月上柳梢,搬把椅子在树下,坐听那些民间趣事逸闻。登上小山,随意吟联,便有“兽云吞落日,弓月弹流星”。闲适的心情,沈复温文尔雅的妻子相伴,未曾科举入士,没有官场上尔虞我诈;诗情画意,有的只是君绣我画,以为诗酒之需。

窗外的风又大了些,木叶摇落,雨似乎也吹进了心里。现在人们,很多时候会觉得太累,忙忙碌碌的,每天忙着举杯,却终于失去了饮酒的雅兴,仅是觥筹交错之间,记得抬手,咽下……终于,偶然停下,觉得有些迷惘,却也早已记不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没有了书中对月酌酒的雅兴,没有了台上插花自成风晴雨露的逸志,总是脚步匆匆,有时回首,却望不见脚印。

风雨如晦的时候,也会想找一片僻静处,什么都不想,就这么静静地歇着,也许这一僻静处就是那篇闺房记乐吧。即便是淡淡的忧愁,也会在暗黑色的玄想里默默地渗进脑海,渺远的成为金母桥夕阳西下那抹残存的光,变成带着难过,不舍,无可奈何的远意,又默默地释然,暂求一时心安。

或许,这是一种逃避吧,想着远方的那些所谓的诗情画意,暂时忘却身边冗杂而又剪不断理还乱的人和事。有时也会想这于事情本身并无裨益,也不由得也会觉得自己怯懦。但又有什么呢,就一直在冗杂的事情中沉着吗?或许一时的安慰也能静静心让自己不要太累,能让自己更有动力前进呢。谁说夕阳过后一定是无尽的黑暗呢,明亮的月光星辰,说不定也会照亮无尽夜空。

每当拿起书,进入到那闲情逸志的世界,一边是羡慕,一边是对自己的思考,思考这羡慕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是单纯的欣赏还是匆忙生活中的解压?可能都有吧。能在其中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小居处,外面风再大、雨再狂也不怕。既是读书,自得即可,吩咐名花次第开,有一得之乐,不负跌宕风流总性灵。

阅读( (编辑:宣传部)

  • 上一篇:逐光

  • 下一篇:目送
    • 点击排行| 精华推荐

    技术支持: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

    校内备案号:江南大学 JW170083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

    邮编:214122

    联系电话:0510-85326517

    服务邮箱:xck@jiangn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