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逐光

发布日期:2018-12-20  来源:   陈冠林

雨,从早起就马不停蹄从天上奔赴而来,太阳在天上走了一圈,黄昏在不知不觉中降落。稀薄惨淡的黄光透过厚厚的云层,云层越来越低,下面的云层明显被压得垮下来,雨早就漏了下来,一大堆被滤成小滴下落,一晃而过,留下动态的印记。时而有风吹来,像扫把把空中的雨截住甩在地下,轻重缓急,可是在进行一场泼墨的杰作。

在黄昏暗下来的光线里,楼房高大,黑黝黝逐渐失去光彩的树木顶端尖耸。这时候的树木带着股锐意,露出尖顶,如同哥特式建筑的尖顶,白天感觉却没这么分明,倒是出人意料。光的离去似乎带走了几分事物的温和。

夜色在进入深蓝之前是瓷器的淡青,渐渐是群青。夜把淡青一遍又一遍涂抹过去,许是八遍十遍染至深蓝,若是雨天,来得总归更快。云层的厚实也让天低了下巴。浓重的蓝色让人觉得好像浸在海水里,从叠加荡漾的水波里仰望的情景。深邃,却还好像隐含着光的底色,而星星或许是夜幕透出来的底。

骤然抬头,不远处窗边的一盏灯不觉中亮了起来,光芒柔和,仿佛是在黑夜中生长起来。远处的路灯不久前才如约亮起。好像在夜的黑丝绒上钻出人眼分辨不清的光的细芽,如水般在夜中晕染开,一股股清泉涌入如墨的夜色中。在光里经过的雨滴,化身为一丝又一丝的绚丽银线,在光的范围内燃烧了一刹那,千百根银线织出一片亮锦。

在一片亮锦中,几个跃动的黑点,颇为反常,抓取了我的注意力,靠近定睛一看,是一群叫不上名字的飞虫,在光的照射下,也泛着柔和的光,它们围绕着灯光,不停打圈。我是有点讶异的,它们时而被飞速落下的雨滴刺了下去,时而吹来的风卷走了它们,可是,它们依旧依着一定角度去接近光源,不停不歇,如此执着。我想过,这有什么意义呢,当你感受到光,你不是已经得到了它吗,为何又要接近光的源头?或许是源自生物源头的本能。生物大多向往光。

一生见的最多的也是光,作为植物从光中获得能量,作为动物从光中获得明亮与热。

人也如此,一个人,活着无时无刻不需要光,离开这世界时,他离开了这一世的光变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光。在许久以前,日光在黎明触摸万物万物,在夜里逃逸,留下星光。春日秋日的日光带着暖意温和,夏日阳光猛烈,冬日的阳光难得也带着冷意淡漠。

光的来到使世界得以明辨,事物得以区分,人们拥有了视觉,可以直观了解事物,认识世界,光的存在,我们得以存在,万物离不开光,大多数生物都拥有逐光的本能,人也一样。

阅读( (编辑:宣传部)

    点击排行| 精华推荐

技术支持: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

校内备案号:江南大学 JW170083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

邮编:214122

联系电话:0510-85326517

服务邮箱:xck@jiangn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