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我在,倾听生命的呓语

发布日期:2018-12-28  来源:   吴沁烨

威廉·毛姆曾言:“我紧紧地把灵魂抓在我手里,我没什么好悔恨的。”用心倾听生命的呓语,将诗意开遍漫漫人生,最美的世界莫过于“我在”。

冻土消融,破土的芽儿对世界说“我在”;春雷乍响,拔节的竹笋对世界说“我在”;微风阵阵,水波荡漾中荷花莞尔一笑“我在”;秋日广袤的田野上,抽穗拔节的小麦说“我在‘。

我们常常看不见周围的光亮,以为置身于黑暗中,于笼中做着困兽之斗;我们往往听不见枝头花开的声音,周围的喧嚣使我们迷失,不知所措。正如姬无命死于“我是谁“,这简单的三个字看似微不足道,却或许连哲学家也无法阐释清楚。然而我们也未必要个个都成为譬如康德尼采的存在主义大师。倾听生命的呓语,便能让我们的灵魂在广袤的田野上抽穗拔节,经历岁月的洗礼,我们的世界便会犹如莫奈笔下的日出,收获成熟与辉煌。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一望无际的沙海,异国风情的撒哈拉深深吸引着三毛。她在撒哈拉感应到了前世的乡愁,于是同荷西,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征程。她在沙哈拉轻轻呢喃”我在“。或许生命的开端需要冲动来推进,然而真正在沙漠中生活时,梦想与现实太大的差距却让三毛难以接受。然而她并没有迷失,没有抱怨,她很快克服了心理的障碍,把破旧的出租屋打造成了沙漠上的世外桃源,利用荷西的假期出门自驾旅行,探险,做海滩边的素人渔夫。真正的生命不仅要意识到”我在“这样一种存在形式,更要勇敢地踏上征程,纵然不知路途的前方究竟有什么,但只有经历过,才不枉费来这世间走一遭。

“我在”

仿若一盏明灯,像茫茫旅途中高挂天际的北斗星,指引我们去体验更美好的生命。喜欢三毛那种真实自在的人生,她是真正的沙漠之花———天堂鸟。

美国内战期间,惠特曼同情士兵们艰难的行军生活,因而在华盛顿担任护理伤病员的工作。事实上,明白“我在”或许只是万里行征的第一步,人群中千千万万个“我在”告诉我们,体验生命并不是贪图自己的享乐,生命的价值不仅在于倾听内心“我在”的呼唤,更在于聆听他人生命的呓语。惠特曼不仅护理伤员,为他们求医问药,还用抄写来的微薄工资为他们购买食物,信纸,读物等,给伤病员们带去莫大的安慰与希望。战争结束后,很多士兵也因此成为了他的朋友。于生命的体验中,不同个体的呼唤交融,“我在“成了他们沟通的传声筒,让受伤的灵魂彼此慰藉。

于是,惠特曼找到了自己,他说“我沉着,悠闲地站在自然界“,他把自己比作万物的主人,像自然界的生物一样善于接受一切事情,以此宽慰自己,于是,不惧黑暗,风暴,挫败,只留得一声”我在“,在任何地方随遇而安。

我在倾听生命的呓语,那么,你呢?

阅读( (编辑:宣传部)

  • 上一篇:江南的小春日和

  • 下一篇:逐光
    • 点击排行| 精华推荐

    技术支持: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

    校内备案号:江南大学 JW170083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

    邮编:214122

    联系电话:0510-85326517

    服务邮箱:xck@jiangn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