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得未曾有

发布日期:2019-02-27  来源:   林婷

我第一次经历雾霾是在无锡。

清晨下楼还以为是雾,朦朦胧胧煞是好看,仿若置身于人间仙境。在家乡是不曾见过如此浓密的雾的。穿行在人群中,眼前一片迷蒙。草木的颜色都不甚清晰了,远远只能瞥见好似浮起来的图书馆的轮廓。但到了晚上仍有那么大的雾是不曾想到过的。直到闻到刺鼻的异味看见手机上显示的空气质量才发现,原来这竟是雾霾。看昏黄的天空一点点被黑暗吞噬,又与浑浊的霾融合在一起,拥挤的校道渐次亮起迷离的灯光。我曾说过讨厌这路灯,不但不能把黑夜变成白昼,还能把黑夜变得不像是黑夜。突然无比想念那座山清水秀,空气清新的小城。

但是在那座小城是未曾见过雪的。第一次离开那个冬季也不算寒冷的小城,最心心念念地便是赏一次雪景。

人生中的第一场雪,是无锡的初雪啊。周五下午原本是想偷得浮生半日闲,在床上睡个懒洋洋的下午觉,结果倏忽被舍友带着喜悦和焦急的催促声唤醒。下雪了!无锡的初雪!我疲倦的双眼一个激灵睁大,迅速下床跑到窗边,打开窗子。冷气迎面扑来,空中落下无数点细小的雪粒,不仔细看甚至还隐匿在空气之中,但对于未曾见过雪的南方人,已然是十分新奇了。不知为何,见过雪的舍友们在我的感染下也激动地蹦跶起来,像孩童一般尖叫。一拍即合,裹上羽绒服,带上相机,匆匆跑下楼去。踏出楼道那一刹,雪粒开始变大片,纷纷扬扬。伸出手去想抓住些什么,却又触摸不到。

可惜无锡的初雪,是无法积聚成千里冰封银装素裹的。它们细碎地落在伞面、发梢、指尖、地面,又迅速幻化成水。但是眼睛贪婪地凝视着那些永恒掉落的雪花,万籁俱寂,仿佛置身濒绝孤岛,只有我与之共鸣。

以前读林清玄《雪的面目》,他说在赤道,一位老师上课时努力给学生们讲雪的形态,但他们也难以懂得。我们要知道雪,只有到雪的国度。是啊,这话不假。世上最美好的东西,是难以用单薄贫瘠的言语说尽的。

站在雪中,我便知道何为雪了。河岸的树在飞雪中看上去影影绰绰的,湖面上漂浮着朦胧的雾气。我也能附庸风雅地体验一番张岱湖心亭看雪的情趣了。手开始冻僵,只有哈出的白气转瞬即逝,让我感到一丝真实感。不惧寒冷地在外面拍了一下午的照片,晚上恋恋不舍地准备回宿舍才发现草地上竟积了薄薄的一层雪,不顾鞋湿踩上去,窸窸窣窣的声音和着我们傻傻的笑。

得未曾有,是初见怦然。歌里唱道,我拥有的都是侥幸,我失去的都是人生。我期待来年春暖花开的无锡,会给我带来怎样新鲜有趣的体验。

阅读( (编辑:宣传部)


  • 下一篇:江南的小春日和
    • 点击排行| 精华推荐

    技术支持: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

    校内备案号:江南大学 JW170083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

    邮编:214122

    联系电话:0510-85326517

    服务邮箱:xck@jiangn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