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丽江古城

发布日期:2020-06-08  来源:   杜思曼

如果你愿意,不妨远离喧嚣,前往一座古城,去看一场格子窗外飘飘扬扬的小雪,在午后初雨微润的桥头,遇见另一个世界。

“山城二月春正寒,香雾濛濛露未干”,冬日的丽江便是这般清新湿润。踱步在丽江的青石板上,扑面而来的是和风日丽的晴空与明丽清新的湛蓝,微微润湿的空气中萌动着早春的生机。阳光缓缓流泻到河畔,斑斑驳驳的光影交织成跳跃的琴音,和着浅吟轻唱的溪流,载着乌篷船里素面朝天的渔人,不知将驶向何方。

“铃儿响——呦喂!”赶马人扬起手中红绳,马队便慵懒而缓慢地经过客栈。客栈,每一处的空气都隐匿着岁月的气息,油纸灯笼发出温暖的红光在屋檐上晃晃荡荡,为千年古城增添一股浓浓的年味,粗藤秋千上绕满了细小的茎叶,悬在檀香古木上,古木上刻着模糊而复杂的图腾,杂糅着神秘的岁月。

戴老花镜的手艺人,笑着露出雪白牙齿的土家族少女,打手鼓哼唱的头发胡子分不清的街头艺术家,唱着稚气的民谣在街头卖手工花圈的孩子们……但更多的,是摩肩接踵的游人,像川流不息的河水,淹没了我。一时之间,有些难以呼吸。

而我知道,那不是高原地形带来的窒息感。

我愿在深沉的夜,点亮屋檐下一盏油灯,然而闪烁的霓虹盘踞古城,从此鲜有真实的黑夜,徒添了放纵和不眠;我愿在慵懒的午后,静读一本散文,或是聆听干净的古琴,然而人声鼎沸的时尚酒吧,香烟迷散,疯狂热情的吉他,在酒精的刺激下演绎着浮华;我愿在清澈的早晨,一尝阿姆纯正的手艺,一碗过桥米线再配上醇香的酥油茶,然而五光十色的小吃街,昂贵的咖啡馆,突转画风,刺人眼目。

游人太密,相机的闪光灯太刺眼,音乐太燥,橱窗里盛放着太多欲望。

唱着稚气民谣叫卖的孩童,被年轻的女孩子们拉着合影,他们高原红的脸颊挤出不自然的微笑。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孤独。

我愿和孩子们一起高唱古谣,去湖边寻觅一朵沾满露珠的叶子花。放下手机,收回单反,再不让他们难为情地躲躲藏藏。

丽江古城就像一个孩子,它是苏轼笔下的“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不饰雕琢不施粉黛,给人纯粹的快乐;也是张继夜泊的“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寂静幽美,引人思绪纷飞;还是牛焘笔下的“东风酿雨还酿雪,落皑满地玉栏杆”,细雪飘扬,天地万物融为一体。

或许,我们真的应该回归原始,仅以笔墨纸砚,叙其古朴自然,丽江古城才不至于羞涩到伪装它宁静、纯粹、超然的古朴美。改变无可避免,但值得珍惜的,永远是最初的模样。丽江古城,应是一个古朴自然、纯净心灵的地方:身处此城,你仿佛可以远离那些纷纷扰扰、声色犬马,人们奋力争取向上的匆忙,不必争取什么,不必烦恼什么,在丽江,仿佛时光可以永久驻留在那宁静的时刻。

阅读( (编辑:宣传部)

  • 上一篇:大明湖畔

  • 下一篇:最忆是西湖
    • 点击排行| 精华推荐

    技术支持: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

    校内备案号:JW备170083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

    邮编:214122

    联系电话:0510-85326517

    服务邮箱:xck@jiangnan.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