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鹭港倩影

发布日期:2022-01-05  来源:   董捷

我至今还珍存着一瓶沙子,一瓶来自夏天厦门的沙子,一瓶夜夜枕着月光与浪花入睡的沙子,我自私地认为这是属于我自己独家的记忆。我喜欢厦门这座城市,所以总想从她手里找到一些纪念品带回去,就像三毛一样,我不想要那些可用金钱衡量的物什,却钟情于一些带有海洋气息的小玩意。于是,我在鼓浪屿岛上,用喝剩下的矿泉水瓶,收集到了这些沙砾,满心欢喜,以为装进了一整个夏天的激情。

厦门岛,就像每一座海滨城市那样,总能让人想起白色的帆、白色的鸟儿,以及白色的浪花与湛蓝的海洋。可是,正是我对于她有着更深的情感,我才能体会到,或者说,感受到,她不一样的地方。我能认出海岸边的椰子树,就像你能够摘下一片香樟叶那样简单;我能数出海域上又多架起了几座桥梁,就像你能够从江南水乡小桥上步行穿过那样自然……岁月更迭,年轮无止,那些时光带不走的东西,或许才是我们真正要找寻的宝物。

我曾见到过月光下的曾厝,那是一种别样的浪漫。苏子在《赤壁赋》中说:“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当时的我,正沿着堤岸闲走,远处是明亮的月亮,还有若隐若现的灯塔,近侧是浪花拍打海岸,以及一边夜市的歌声,确实惬意,万分欢喜。就在那一刻,自然告诉苏子的奥妙,仿佛都被我偷偷知晓。既然浪花与清风为友为伴,那我就携上一壶烧酒,和天上高悬的明月对饮对酌,好慰情致,以解相思。

我曾见到过高架上的自行车道,那是一种别样的温度。城市的车水马龙与骑行上道的人们无关,他们尽管走他们的路。穿行在钢筋混凝土的城市森林里,不用担心交通信号灯,更不用担心现在是不是上下班的拥堵期,各人有自己的方向要去。也许够幸运,能经过一片被绿色包围的通道,这足以让人心生轻松与暖意。我想,在都市里都建立起这样一种车道,人们大抵能够多怀一份温柔与满意。

中国的美食总是承载着人们的文化记忆。我曾见到过方方正正的凤梨酥,那是一种别样的小巧。人们偏爱它的甜,更偏爱它入口的清香。在闽南,品茶也是一种时尚,而点心正是为茶精心设计的,两种香味合二为一,正巧印证了中国的中庸之道。无论我们跋山涉水走得多远,我觉得,小小的一块凤梨酥,就能让我们想起他乡的人与事。

沈从文先生曾在 《湘行游记》中说:“我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我望向那瓶沙砾,它折射出那年夏天鼓浪屿岛上的阳光、晚风、月光,还有许许多多与大海有关的事,与时光有关的事。我发现,真正爱上一座城的感觉竟然如此贴近我的心脏。

厦门,是一座城,也是一座岛屿,她依偎在祖国宽阔的臂膀里,用白色的帆和鸟儿去抒写大海的交响曲。游人如织,来来往往,都是这个万千世界的烟火之气。


阅读( (编辑:宣传部)

  • 上一篇:印象商人

  • 下一篇:进去、抽离
    • 点击排行| 精华推荐

    技术支持: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

    校内备案号:JW备170083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

    邮编:214122

    联系电话:0510-85326517

    服务邮箱:xck@jiangnan.edu.cn